2003年2月25日湖南電台"2•25嚴重政治事故( 羅剛事件)"  

 

voicexml

 

2•25嚴重政治事故(“羅剛事件”)



2003年2月25日凌晨0點16分,湖南人民廣播電台經濟頻

道主持人羅剛正在主持《心靈之約》節目,導播示意下一個

電話是一位腔調非本地人的聽眾,想與主持人談談有關人際

交往的話題。電話接進,對方自稱小原勁太朗,說有一篇文

章想在廣播中朗讀。羅剛同意並保證在三分鐘時間內不打斷

他。


此後,在七分半鐘左右的時間裡,這名”日本人”開始了對中

華民族的大肆攻擊,“支那豬”之類的侮辱之詞不時出現。


在節目進行的這七分半鐘時間裡,一直在監聽的經濟頻道當

班領導兩次(分別是節目進行到2分多鐘和5分多鐘時候)電

話指示導播鄭義和羅剛立即中斷這個電話,但沒有得到執行。


有關部門認定“2•25嚴重政治事故”是一起嚴重的政治播出

事故。面對“日本人”侮辱中華民族,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言

論,作為主持人羅剛、導播鄭義既不採取果斷措施,及時停播

節目;又拒不執行當班領導的明確指示,客觀上為“日本人”

的侮華、反華言論提供了宣傳輿論陣地,造成了不良的嚴重後

果,羅剛、鄭義對這起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有關部門決定,對羅剛、鄭義給予開除處分,對湖南人民廣播

電台經濟頻道總監和主管副總監給予免職處分,對湖南人民廣

播電台主管副台長給予警告處分。對湖南人民廣播電台經濟頻

道給與黃牌警告併罰款10000元。


節目播出後,當晚長沙“110”的熱線就幾乎被打爆了,200多

個聽眾的電話打到110,打到政府部門,要求嚴懲“小日本”;

部分高校的學生們在校園裡已經貼出了標語,要上街遊行,有的

學生還揚言要砸了平和堂(在長沙的一家日資企業)。


2月26日晚9時30分左右,長沙市公安局在湖南人民廣播電台

有關人員的配合下,在麓山南路中南大學附逮捕假冒日本人的犯

罪嫌疑人梁少南。


經公安部門審查,梁少南,男,漢族,1966年3月10日出生,

高中文化,湖南益陽沅江市草尾鎮人,無正當職業。梁1984年

6月在湖南九江藝術專科學校學習聲樂;1989年7月至1991年

在長沙銀苑歌廳唱歌;1991年11月至1992年10月在湖南師大

南院參加架子鼓培訓;1992年至1994年10月回沅江;1994年

11月至2001年在岳麓山高校區擺攤經營學生用品;2002年11

月至2003年2月搞外教中介。

 

 湖南电台通报所谓“罗刚事件”真相及处理结果-2003.07.24-01  

 

http://news.sina.com.cn/s/2003-07-24/1632438336s.shtml 

湖南電台通報所謂羅剛事件真相及處理結果   

-----------------------------------------------------------------

http://www.sina.com.cn 2003072416:32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724日電湖南人民廣播電台昨天(23)召開新聞通氣會,就2·25嚴重政治事故(即所謂的羅剛事件)的真相、處理結果及相關細節進行了通報。 

據湖南廣播在線報導,“2·25嚴重政治事故發生後,鑑於其在社會上所造成的巨大影響,公安部門、國家安全部門和宣傳管理部門立即開展了調查,對群情激奮的聽眾和大中專學生作了大量的疏導說服工作, 避免了事態的進一步惡化。有關部門認定“2·25嚴重政治事故是一起嚴重的政治播出事故。面對日本人侮辱中華民族,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言論,作為主持人羅剛、導播鄭義既不採取果斷措施,及時停播節目;又拒不執行當班領導的明確指示,客觀上為日本人的侮華、反華言論提供了宣傳輿論陣地,造成了不良的嚴重後果,羅剛、鄭義對這起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有關部門決定,對羅剛、鄭義給予開除處分,對湖南人民廣播電台經濟頻道總監和主管副總監給予免職處分,對湖南人民廣播電台主管副台長給予警告處分。對湖南人民廣播電台經濟頻道給與黃牌警告併罰款10000元。 

在湖南人民廣播電台經濟頻道的大力配合下,長沙警方在事發兩天后就將假日本人抓獲(公安機關現已查明,那個自稱小原勁太朗的根本不是日本留學生,他的真名是梁少南,是湖南省沅江市草尾鎮人,37歲,初中文化,曾在長沙一家高校就讀。後遊走於長沙河西高校,向學生販賣文具用品。)227日,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以涉嫌侮辱罪對梁少南刑事拘留。614日,長沙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決定對梁少南勞動教養2 

 梁少南其人:

經公安部門審查,梁少南,男,漢族,1966310日出生,高中文化,湖南益陽沅江市草尾鎮人,無正當職業。梁19846月在湖南九江藝術專科學校學習聲樂;19897月至1991年在長沙銀苑歌廳唱歌;199111月至199210月在湖南師大南院參加架子鼓培訓;1992年至199410月回沅江;199411月至2001年在岳麓山高校區擺攤經營學生用品;200211月至20032月搞外教中介。 

  所謂“羅剛事件”的來由

2003225日凌晨016分,湖南人民廣播電台經濟頻道主持人羅剛正在主持《心靈之約》節目,導播示意下一個電話是一位自稱是日本人的聽眾,想與主持人談談有關人際交往的話題。電話接進,對方自稱小原勁太朗,說有一篇文章想在廣播中朗讀(後來查明這是一個假日本人)。羅剛同意並保證在三分鐘時間內不打斷他。 

此後,在七分半鐘左右的時間裡,這名假日本人開始了對中華民族的大肆攻擊,支那豬之類的侮辱之詞不時出現。 

在節目進行的這七分半鐘時間裡,一直在監聽的經濟頻道當班領導兩次(分別是節目進行到2分多鐘和5分多鐘的時候)電話指示導播鄭義和羅剛立即中斷這個電話,但沒有得到執行 

節目播出後,當晚長沙“110”的熱線就幾乎被打爆了,200多個聽眾的電話打到110,打到政府部門,要求嚴懲小日本;部分高校的學生們在校園裡已經貼出了標語,要上街遊行,有的學生還揚言要砸了平和堂(在長沙的一家日資企業)。這種強烈的憤怒情緒,如果沒有有關方面的控制和疏導,完全有可能以一種極端的方式爆發。 

226日晚930分左右,長沙市公安局在湖南人民廣播電台有關人員的配合下,在麓山南路中南大學附近將假冒日本人的犯罪嫌疑人梁少南抓獲。

湖南电台通报所谓“罗刚事件”真相及处理结果-2003.07.24-01  

羅剛事件來龍去脈 湖南電臺澄清真相-2009.06.03  

http://news.sina.com.cn/s/2003-07-24/1632438336s.shtml

湖南電臺通報所謂“羅剛事件”真相及處理結果

------------------------------------------------------------------------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07月24日16:32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7月24日電湖南人民廣播電臺昨天(23日)召開新聞通氣會,就“2·25嚴重政治事故”(即所謂的“羅剛事件”)的真相、處理結果及相關細節進行了通報。 

  據湖南廣播線上報導,“2·25嚴重政治事故”發生後,鑒於其在社會上所造成的巨大影響,公安部門、國家安全部門和宣傳管理部門立即開展了調查,對群情激奮的聽眾和大中專學生作了大量的疏導說服工作,避免了事態的進一步惡化。有關部門認定“2·25嚴重政治事故”是一起嚴重的政治播出事故。面對“日本人”侮辱中華民族,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言論,作為主持人羅剛、導播鄭義既不採取果斷措施,及時停播節目;又拒不執行當班領導的明確指示,客觀上為“日本人”的侮華、反華言論提供了宣傳輿論陣地,造成了不良的嚴重後果,羅剛、鄭義對這起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有關部門決定,對羅剛、鄭義給予開除處分,對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總監和主管副總監給予免職處分,對湖南人民廣播電臺主管副台長給予警告處分。對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給與黃牌警告並罰款10000元。 

  在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的大力配合下,長沙警方在事發兩天后就將假日本人抓獲。(公安機關現已查明,那個自稱小原勁太朗的根本不是日本留學生,他的真名是梁少南,是湖南省沅江市草尾鎮人,37歲,初中文化,曾在長沙一家高校就讀。後游走於長沙河西高校,向學生販賣文具用品。)2月27日,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以涉嫌侮辱罪對梁少南刑事拘留。6月14日,長沙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決定對梁少南勞動教養2年。 

  梁少南其人: 

  經公安部門審查,梁少南,男,漢族,1966年3月10日出生,高中文化,湖南益陽沅江市草尾鎮人,無正當職業。梁1984年6月在湖南九江藝術專科學校學習聲樂;1989年7月至1991年在長沙銀苑歌廳唱歌;1991年11月至1992年10月在湖南師大南院參加架子鼓培訓;1992年至1994年10月回沅江;1994年11月至2001年在嶽麓山高校區擺攤經營學生用品;2002年11月至2003年2月搞外教仲介。 

  所謂“羅剛事件”的來由 

  2003年2月25日淩晨0點16分,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主持人羅剛正在主持《心靈之約》節目,導播示意下一個電話是一位元自稱是日本人的聽眾,想與主持人談談有關人際交往的話題。電話接進,對方自稱小原勁太朗,說有一篇文章想在廣播中朗讀(後來查明這是一個假日本人)。羅剛同意並“保證”在三分鐘時間內不打斷他。 

  此後,在七分半鐘左右的時間裡,這名假日本人開始了對中華民族的大肆攻擊,“支那豬”之類的侮辱之詞不時出現。 

  在節目進行的這七分半鐘時間裡,一直在監聽的經濟頻道當班領導兩次(分別是節目進行到2分多鐘和5分多鐘的時候)電話指示導播鄭義和羅剛立即中斷這個電話,但沒有得到執行。 

  節目播出後,當晚長沙“110”的熱線就幾乎被打爆了,200多個聽眾的電話打到110,打到政府部門,要求嚴懲“小日本”;部分高校的學生們在校園裡已經貼出了標語,要上街遊行,有的學生還揚言要砸了平和堂(在長沙的一家日資企業)。這種強烈的憤怒情緒,如果沒有有關方面的控制和疏導,完全有可能以一種極端的方式爆發。 

  2月26日晚9時30分左右,長沙市公安局在湖南人民廣播電臺有關人員的配合下,在麓山南路中南大學附近將假冒日本人的犯罪嫌疑人梁少南抓獲。

 

http://www.360doc.com/content/09/0603/23/111008_3771354.shtml 

羅剛事件來龍去脈 湖南電臺澄清真相 

紅網7月23日訊(記者 王重浪)最近,國內一些媒體對事隔幾個月的羅剛事件重新翻出來進行炒作,湖南人民廣播電臺今日接受記者採訪時嚴正聲明:部分媒體報導故弄玄虛,多處失實甚至有意攻擊。為正視聽,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委託紅網,將羅剛事件真相公之于眾。 

參與討論 

一、             事件由來 

  2003年2月25日零點16分,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主持人羅剛正在主持《心靈之約》節目,導播示意下一個電話是一位元自稱為日本人的聽眾,想與主持人談談有關人際交往的問題。此人自稱小原勁太郎,說有一篇文章想在廣播中朗讀。羅剛同意並保證三分鐘時間內不打斷他。 

  這個自稱日本留學生的人說我是一個日本人,從小,在書本上,在爸爸媽媽嘴裡我就知道,支那是一個很低劣的民族。等我到了長沙,我才發現支那人比我在祖國所知道的,在書本上所知道的,從爸爸媽媽先輩們嘴裡知道的,比我想像的,更低劣,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民族。到了中國,我才知道支那人也像日本人一樣分為北人和南人,據我觀察,支那南人比支那北人優等,而深圳、香港、澳門的支那人又比支那南人優等,而臺灣人是支那人中最優等的。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們支那人而不是中國人嗎?因為你們不配,在我們眼中,只有唐朝人才能叫中國人,而你們,只是支那人。 

夠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了!!三分多鐘後,羅剛終於忍無可忍地喝斷了對方。 

在我們的國家電臺可以任由國民議論我們的國家這個自稱的日本留學生繼續在說。 

你們的國家?你們的國家連一個中國人在地上寫兩個字也會被捕,還談什麼民主?羅剛想起在日本靖國神社前因抗議而被捕的中國同胞,開始進行反擊:你不要告訴我中國人民八年抗戰、南京大屠殺三十萬人的死難、無數中國軍民的犧牲都是假的!! 

日本留學生繼續狡辯:在戰爭上面,我們國家信奉的是達爾文的。 

 羅剛氣極了去你媽的達爾文,希特勒還信奉達爾文呢!希特勒還說要把全世界的民族全殺光,只剩下德國呢! 

日本留學生又說:在我們國家,認為沒受過初中教育的支那人都只能稱為支那豬,中國只有7%的人有大專學歷。 

羅剛毫不客氣地針鋒相對:你敢去你們日本對北海道的農民說這樣的話嗎?

你們北海道的農民難道到處都是博士碩士嗎?你這個日本鬼子,小日本! 

日本留學生繼續對中國發起攻擊:你們支那人不負責任,生了13億人,還要達到16億,你們對地球造成負擔。 

夠了!!羅剛掛斷了電話。 

 這就是羅剛本期節目中的最後一個熱線電話,這個電話持續了7分半鐘左右,特別需要指出的是,在節目分別進行到2分鐘和5分鐘的時候,一直在監聽節目的經濟頻道當班領導,兩次電話指示導播鄭義和羅剛立即中斷這個電話,但是都沒有得到執行。  

節目播出後,當天晚上長沙110的熱線被打爆了。200多個聽眾打電話到,到政府部門,要求嚴懲小日本;部分高校的學生們已經貼出了標語,要上街遊行,有的學生還揚言要砸毀日資企業;眾多的士司機把車開到了經濟<br>電臺,要求交出日本留學生並嚴懲。 

二、嚴肅處理 

  事件發生後,公安部門、國家安全部門和宣傳管理部門立即開展了調查,有關部門認定;羅剛事件是一起嚴重的政治播出事故。面對日本人侮辱中華民族,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言論,作為主持人羅剛、導演鄭義既不採取果斷措施,及時停播節目;又拒不執行當班領導的明確指示,客觀上為日本人的侮華、反華言論提供了宣傳輿論的陣地,造成了不良的嚴重後果,羅剛、鄭義對這起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2月28日,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做出了這一事件的處理.由於節目主持人羅剛、導播鄭義二同志沒有果斷採取措施,及時停播節目,導致節目播出達7分鐘,造成了不良的嚴重後果,對羅剛、鄭義給予開除處分;對負有管理責任的經濟頻道總監和分管節目的副總監予以免職,對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分管副台長給予警告處分。給予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集體黃牌警告,並處以罰款。 

  對事故產生的原因和當事人應負的責任,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分管宣傳工作的副台長對記者表示: 

一是違背了節目定位。《心靈之約》是面向青少年的情感交流節目。羅剛擅自改變話題是脫離了節目的定位的;二是違反了節目管理規定;三是嚴重違背政治紀律和組織規定,拒不執行領導終止節目的指示,我行我素;四是主持人缺乏政治敏感,反應遲鈍,反駁無力,措置失當。 

  那麼,這一事件的另一當事人,自稱為日本留學生的,究竟是什麼人?2月26日晚,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在麓山南路中南大學附近將冒充日本留學生的犯罪嫌疑人梁少南抓獲。  

  長沙市公安局經濟文化保衛處處長莫宏亮向記者介紹了梁少南的情況。經審查,梁少南,男,漢族,1966年3月10日出生。高中文化,湖南益陽沅江草尾鎮人。近年一直在嶽麓山高校區擺攤經營學生用品為生。抓獲梁少南時,員警在其身上發現了講話原稿以及IC卡,經筆跡核對,與其寄往經濟電臺的稿子筆跡相同。梁少南對其所作所為全部承認。  

  2月26日,長沙市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對梁少南進行刑事拘留。6月14日,長沙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決定對梁少南勞動教養2年。  

  經過各方努力,有關部門對群情激奮的聽眾和大中專學生作了大量的疏導說服工作,避免了事態的進一步惡化。  

三、再起紛擾  

 就在事情發生幾個月之後,並且事態漸漸平息的情況下,6月6日、6月7日,國內某網站發表連續報導《一個惡意電話與一位元著名主持人的神秘消失》、《羅剛接受本網獨家專訪:那晚究竟發生了什麼》。7月7日,該網發表追蹤報導《羅剛事件再追蹤:肇事日本人竟是愛國青年?》  

  報導發表後,網上反映非常強烈,各新聞網站紛紛轉載,眾多網友在不明事實真相的情況下,議論紛紛,群眾情緒再度激奮。 

四、真相還原  

這家網站發表的連續報導《一個惡意電話與一位元著名主持人的神秘消失》、《羅剛接受本網獨家專訪:那晚究竟發生了什麼》存在多處失實和有意污蔑、誹謗的地方。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分管宣傳的副台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如是表示。 

 該網在報導中說從4月25日到5月30日,我網記者對湖南人民廣播電臺進行了為期一個多月的艱難採訪,從該台總編室到各個部門有關領導,都拒絕透露羅剛事件的來龍去脈、最新進展和開除理由。 

  然而,該副台長卻表示,從4月25日到5月30日,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從來沒有見到過來自該網的記者,拒絕透露從何談起? 

  在羅剛事件中,打電話對中華民族進行攻擊的不是日本人,而是一個中國人,但《一個惡意電話與一位元著名主持人的神秘消失》一稿連這個基本事實都沒弄清,或者是出於炒作的目的,故意不予說明? 

  文章還對這一事故的處理進行了不負責任的攻擊,稱羅剛本人並沒有可譴責的地方,相反,開除羅剛他們卻是一起嚴重顛倒黑白是非的輿論導向錯誤。 

 如前所述,羅剛和鄭義的錯誤是顯而易見的。從事任何職業都必須服從一定的紀律要求和領導,都不得隨意破壞或違反操作規範。作為重要輿論陣地的廣播電臺,必須維護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決不允許攻擊祖國和民族的言論在電臺出現。這一點,作為資深主持人的羅剛應該十分清楚。 

  在長達7分多鐘的時間裡,假日本人達到借電臺陣地張揚侮華言論的目的,節目主持人當斷不斷,匆促應戰,反駁無力,客觀上也給社會留下了不安定的隱患。伊拉克戰爭,美國CNN記者被解雇的原因也在於此,守土有責,中外概莫能外。同樣作為媒體的這家網站為什麼對於一起嚴重政治事故的嚴肅處理會顛倒黑白地說成是嚴重顛倒黑白是非的輿論導向錯誤? 

  文章還故弄玄虛地說據說員警們帶走了羅剛,找不到那個假日本人,因此不排除裡應外合的可能。羅剛被帶走了,還有該台的副總編和當晚做導播的鄭義。事實上,從事發至今,員警沒有從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帶走任何一個人。事發之後,電臺方面非常重視,對公安的破案給予了全面的配合,第二天,由經濟頻道一位元副總監陪同羅剛和鄭義一起到市公安局,在辦公室裡面向員警講述了事故的過程。問詢結束之後,他們就分別回家或回辦公室。 

   文章還無中生有地說什麼2月25日0點16分開始以後的這段時間,該台基本處於兵荒馬亂的狀態。事實上,羅剛事件發生後,該台一直處於正常有序的運轉之中。事發當天,經濟頻道即組成了兩班人馬,一班負責全天19小時的節目正常播出,一班配合公安、宣傳管理部門調查事故,協助公安抓捕犯罪嫌疑人。 

兩天之後,犯罪嫌疑人在經濟頻道的全力配合下被抓捕歸案,四天之後,上級部門就對事故作出了處理決定。這能說是一種兵荒馬亂的狀態嗎?  

   文章還提到之後,羅剛想回單位辦公室收拾一切,乾乾淨淨的離開,然而,守門值勤的武警不讓他進去。後來,有人替他說話,他才得以進入,但是只允許進去10分鐘。羅剛為此奉獻了10年青春年華的這個地方,這次僅允許呆10分鐘! 

  對此,電臺負責人認為這是一種別有用心的攻擊!事實是,羅剛於2月26日淩晨要進直播機房。而經濟頻道淩晨1點之後每日節目已經停播。眾所周知,廣播電臺是要害部門,守門值勤的武警非常嚴格,就在大白天,即使面對一張張非常熟悉的面孔,沒有證件,任何人也不得進入機房,何況羅剛是在淩晨3點進入位於播出機房的辦公室的,武警不能不查看其出入證,這是規定,和羅剛已不是該台的員工無關。  

  而據記者對經濟頻道多年的瞭解,經濟頻道是一個極富人情味的集體,這在長沙的媒體中是知名的。羅剛事件後的今年4月份,羅剛由於車禍住院,湖南人民廣播電臺的黨委書記、經濟頻道的總監們和同事們都前往醫院探望並送上了慰問金。  

五、沉重的教訓 

 湖南人民廣播電臺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羅剛事件警示了我們,既要大力加強愛國主義的宣傳教育,認同、保護、理解和支持血性中國人的愛國主義熱情,又要強化媒體責任,杜絕類似;羅剛事件不良影響的再次發生。同時,我們也希望媒體堅持公正、客觀、冷靜的報導,以有責任感;的形象出現在大眾面前。  

   羅剛事件之後,個別媒體不負責任的報導在社會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後果,這些不實報導損害了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及其經濟頻道的形象,使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及其經濟頻道疲于應付來自各方的詢問、責難甚至於漫駡,在廣大聽眾及廣告客戶中形成不好的影響,似乎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及其經濟頻道成了一個冷漠無情、混亂無序的集體。 

 目前,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及其經濟頻道正在委託其法律顧問就這些不實報導所造成的惡劣影響和經濟損失進行評估,湖南人民廣播電臺將保留對有關個人與媒體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全站熱搜

    艾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