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蘋果日報批滿清遺老的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成神隱老女  

ivr  

批鄭南榕 成大教授遭圍剿-2014.01.17-03.jpg

葉菊蘭與鄭竹梅-01.jpg

 神隱少女-01.jpg     

いつも何度でも

作詞/覚 和歌子

作曲/木村 弓

呼んでいる 胸のどこか奥で (內心深處呼喚著你)

いつも心躍る 夢を見たい
(期盼總是讓我心澎湃的夢裡相見)

かなしみは 数えきれないけれど
(雖然悲傷之事數之不盡)

その向こうできっと あなたに会える
(但只要努力不懈 一定能與你相
見)


繰り返すあやまちの そのたび ひとは
(雖然挫折不斷 但每次 人們)

ただ青い空の 青さを知る
(都只知道天空是藍色的)

果てしなく 道は続いて見えるけれど
(儘管前路茫茫無盡)

この両手は 光を抱ける
(我的雙手仍擁抱光明)

さよならのときの 静かな胸
(死別之際 心跳靜止)

ゼロになるからだが 耳をすませる
(肉體凋零之時 聽覺尚存)

生きている不思議 死んでいく不思議
(生是如此奇妙 死是如此奇
妙)


花も風も街も みんなおなじ
(花、風、街道全都一樣奇妙)

la la lan lan la lan la-la-la-la

lan lan la lan la-la-la-la

lan lan la la lan la la

la lan la-la-la-la lan

ho ho ho ho ho ho ho-ho-ho-ho

lun lun lu lu-lu-lu-lu-lu-lu

lu-lu-lu-lu lun lu lu lu lun

lu lu lu___________

呼んでいる 胸のどこか奥で
(內心深處呼喚著你)

いつも何度でも 夢を描こう
(總是一再描繪著與你相見的夢境)

かなしみの数を 言い尽くすより
(與其細數悲傷之事)

同じくちびるで そっとうたおう
(不如用同一張嘴 輕聲歌唱)

閉じていく思い出の そのなかにいつも
(塵封的回憶裡 卻總是)

忘れたくない ささやきを聞く
(聽到無法忘卻的輕語)

こなごなに砕かれた 鏡の上にも
(即使碎裂的鏡子上)

新しい景色が 映される
(仍然映照著新的景色)

はじまりの朝の 静かな窓
(清晨 靜謐的窗戶)

ゼロになるからだ 充たされてゆけ
(寧靜充滿在已失生命的軀殼 )

海の彼方には もう探さない
(已不必再到海的彼岸尋找)

輝くものは いつもここに
(你的光輝 已長存於此)

わたしのなかに みつけられたから
(因為在我的身上可以找到)

la la lan lan la lan la-la-la-la

lan lan la lan la-la-la-la

lan lan la la lan la la

la lan la-la-la-la lan

ho ho ho ho ho ho ho-ho-ho-ho

lun lun lu lu-lu-lu-lu-lu-lu

lu-lu-lu-lu lun lu lu lu lun

lu lu lu___________

批鄭南榕 成大教授遭圍剿-2014.01.17-02.jpg   





 

成大學生會製作貼紙,支持用南榕廣場這個名稱-2014.01.16.jpg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05/112014011700097.html

「鄭南榕像伊斯蘭炸彈客」 成大教授王文霞挨轟-2014.01.17.jpg  

 批鄭南榕 成大教授遭圍剿-2014.01.17-01.jpg  

 蘋論:成大的滿清遺老們-2014.01.17.jpg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ife/20140116/327736/

】「鄭南榕像炸彈客」 爭議內容曝光-2014.01.16.jpg  

 

【鄭南榕之書: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 - 重灌狂人】

 鄭南榕之書: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2014.01.17.jpg  

 成大取消鄭南榕命名 綠委批警總再現-2014.01.16.jpg  

成大新廣場 不命名了-2014.01.16.jpg  

http://www.nownews.com/n/2014/01/16/1090995

成大新廣場命名 校方不愛「南榕廣場」乾脆不玩了-2014.01.16.jpg

 

https://tw.news.yahoo.com/離奇死亡-33年來真相未明-215922987.html

離奇死亡 33年來真相未明-2014.06.15.jpg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4/new/jan/17/today-fo1.htm?Slots=T

諷成大校長 南榕廣場出現花圈 -2014.01.17.jpg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4/new/jan/17/today-fo1-2.htm

成大告訴我們的事-2014.01.17.jpg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politics/20140117/328386/1/

南榕廣場被河蟹 學者要王文霞道歉停課-2014.01.17.jpg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politics/20140117/328364

批鄭南榕像炸彈客 王文霞道歉-2014.01.17.jpg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40117/11608423.html

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為發言再度道歉-2014.01.17.jpg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0118/35587963/

蘋論:王文霞道歉太輕浮-2014.01.18.jpg  

http://newtalk.tw/news/2014/01/07/43450.html

台南艱困選區 藍屬意成大校長黃煌煇參選-2014.01.17.jpg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politics/20140117/328532/1/

大學路改南榕路 不必成大同意喔-2014.01.17.jpg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05/112014011700097.html

「鄭南榕像伊斯蘭炸彈客」 成大教授王文霞挨轟

  • 2014-01-17 01:31
  • 中國時報
  • 【曾雩、曹婷婷/綜合報導】     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王文霞,日前以「伊斯蘭炸彈客」形容自焚而死的鄭南榕。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淚訴,這種說法不僅羞辱民主烈士,更進一步撕裂台灣。民進黨立委李應元則痛批,「書讀到背上去,怎麼當教授?」台北清真寺教長歐馬也表示,「這位教授顯然曲解伊斯蘭教義。」

     從英國劍橋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的王文霞,於成大校務會議中發言,質疑鄭南榕自焚的行為與台灣民主化的關聯性。她認為自焚是使用暴力、逃避問題,在面臨生命的挑戰與困難時,應該要保持奮鬥精神,而不是像伊斯蘭的自殺炸彈客,「不合我意的時候我就去死,或者你們陪我死。」

     施明德淚訴 羞辱烈士

     與鄭南榕有相當革命情感的施明德昨天在記者會上,沉痛控訴台灣的土地上,仍然有兩種史觀互相衝撞,導致藍綠對立,無法共同追求自由、平等而博愛的國家,怎麼面對未來嚴峻的兩岸關係?施明德說,黃花崗72烈士與台灣人民沒有直接關係,但仍然尊敬他們,這位教授卻對台灣的烈士如此羞辱,怎麼當別人的老師。

     民進黨立委李應元則指出,王文霞曾經擔任高中歷史課程綱要制訂委員,以及國家考試典試委員。這樣的人適合為高中生制定課綱、為國家選出公務員嗎?

     清真寺:曲解伊斯蘭教

     敘利亞籍的台北清真寺教長歐馬則說,伊斯蘭教不允許信徒傷害自己,更不允許以自殺的方式傷害別人。如果王文霞把部分穆斯林的行為,誤認為是伊斯蘭教的教義,只能說「她並不了解伊斯蘭教」。

     王:言論遭斷章取義

     王文霞昨晚受訪強調,從頭到尾只是談論一個議題,非指鄭南榕是炸彈客,言論遭斷章取義。

     她強調,整段談話未直指鄭南榕是炸彈客,她只是比喻,這個行為跟炸彈客沒兩樣。針對有民代要她出面道歉,她說,自己不是那個意思,何來道歉?

     成大學生社團零貳社成員前晚10點56分在臉書貼出王文霞發言全文。王文霞先指我們的歷史教育非常失敗,針對學生票選南榕廣場則表示,「我們要用鄭南榕的作法做為代表言論自由或民主精神。我的看法是任何一個生命追求理念,會面臨很多挑戰跟困難,面臨生命困難不能克服就以死解決,這是種暴力。」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0117/35584997/

批鄭南榕成大教授遭圍剿

蔑視自焚抗爭鬼扯是炸彈客

20140117

【地方、政治中心連線報導】成大新廣場命名風波,因歷史系教授王文霞將鄭南榕自焚事件比喻成「伊斯蘭的自殺炸彈客」越演越烈,王前晚接受《蘋果》電訪時指遭斷章取義,學生隨即貼出她的發言逐字稿證明說謊,王之後神隱。台南市議員王定宇昨要求學校和教授道歉,氣罵:「屁教授念屁書!她懂不懂鄭南榕是不想死的?」

成大因「南榕廣場」獲票選第一名爭議不斷,前天透過校務會議企圖終結命名活動,王文霞將鄭南榕自焚比喻為「不合我意的時候我就去死……爸爸不給我錢我就去殺爸爸、去自殺」,引起各界譁然。

諷「黃煌煇廣場」

一名二十四歲政治系校友,前晚跑到上周剛被破壞的光復校區門口,拆下英文字「KUANG-FU」,遭扭送警局,檢察官裁定無保飭回。
昨一早又有人送來未署名、寫著「祝黃煌輝(應為煇)廣場落成誌慶」的四個花圈,傳聞是王定宇所為,但王笑而不答;路過學生、民眾紛紛拍照留念、臉書打卡「南榕廣場」,還有人挖苦「應該叫成大難容廣場」。
管理學院李姓學生說:「整個命名活動就是鬧劇一場,成大臉丟光了!」機械系陳姓學生說,他原本不認同零貳社(命名南榕廣場的學生社團)立場,但校務會議「強姦」民主投票,以後他會叫新廣場為「南榕廣場」。

施明德流淚痛斥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批王文霞,「對這段苦難歷史毫無概念到這樣的地步!」他哭著說:「鄭解放了那個時代的恐懼,為什麼台灣的烈士,你們如此羞辱?」民進黨主席蘇貞昌說,校方不尊重民主程序,是最壞示範;民運人士王丹也批:「她沒資格擔任高中歷史課程綱要修訂委員。」鄭南榕基金會昨譴責王對台灣民主運動史的無知、對伊斯蘭的輕蔑。
《蘋果》記者昨以成大公務電話撥打王文霞手機,但王未接。成功大學主祕陳進成說:「校方尊重王文霞的發言及個人立場。」並對旁聽學生在網路呈現反對立場,言論過於偏頗表示遺憾。

彰化高中批封建

但成大的保守作風,連高中生都看不下去,彰化高中十八年前便以台灣民謠之父鄧雨賢為新建活動中心命名,該校台灣文學社昨以公開信嗆成大「堂堂一所國立大學,竟然輸給一所高中」。台文社指導老師呂興忠說:「老師這麼封建,難怪學生上課當低頭族。」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0117/35585016/

蘋論:成大的滿清遺老們

20140117

成大新廣場命名事件,原是茶壺裡的波浪,但校方與學生的角力過程中,卻凸顯了意識形態與轉型正義的問題。這是我們整個社會問題的縮影,許多爭執與此有關,例如老蔣的銅像、紀念堂等,以及台灣史與中華民國史的扞格不入……都是轉型未成的後果。

辦票選卻又否決

姑且不談理念,先來談談常識問題。一個多月前,成大校方為新廣場發起網路命名活動,學生票選第一名是「南榕廣場」,紀念為民主自焚而死的學長鄭南榕,結果校方否決此名,並不再為廣場命名。這是食言背信的惡劣作風,不是學校應有的態度。如果規則是網路票選最高票的名稱當選,就算結果是「狗屎」奪冠,也應服從規則。要辦就得服從遊戲規則,否則就不要辦。這是常識!
校方顯然還活在黨國體制的戒嚴心態下,認為鄭南榕是造反份子。如果是「英九廣場」、「經國廣場」獲勝,相信校方會喜出望外,即刻把名稱高高掛起。誰比較政治化?鄭和馬哪個對台灣民主貢獻大?不問可知。鄭的自焚衝擊強烈,是蔣經國決定解嚴自由化的關鍵;而馬是坐享民主先烈們的成果,在民主體制下當選的既得利益者。南榕廣場有什麼不好?成大恐懼什麼?

抹黑鄭南榕惹議

校務會議中,歷史系教授王文霞以「恐怖份子」、「炸彈客」抹黑鄭南榕,讓人啼笑皆非。李筱峰教授諷刺地說,那陸皓東做炸彈革滿清的命,也是恐怖份子了?孫文屢屢從海外購買槍械回中國煽動革命,更屬超級恐怖份子。網友看不下去,也譏諷說:「鄭南榕是炸彈客,那國父是賓拉登?興中會是蓋達組織?」別忘記,鄭是為爭取民主自焚而死,從沒有傷害任何人!

學者竟憎恨革新

滿清滅亡後,前清遺老多人懷念帝制,堅持繼續留辮子、穿長袍;有的還繼續在家每早向故宮方向三跪九叩當上朝,談到孫文及革命黨滿臉不屑,也罵孫,換成今天的語言大約是恐怖份子一類。沒想到21世紀的台灣有遺老情節,憎恨革新的人竟是大學校長、學者和歷史教授。成大啊,還是只辦理工科就好,別出洋相了。嗚呼哀哉!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ife/20140116/327736/ 

「鄭南榕像炸彈客」 爭議內容曝光 

2014011614:30 

【夏至賢/綜合報導】針對成功大學廣場命名風波,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王文霞,在15日校務會議上語出驚人。王文霞說,「他(鄭南榕)很像炸彈客嘛!很像伊斯蘭的自殺炸彈客,因為不合我意的時候我就去死,或者你們陪著我死。」

王文霞的發言引起外界譁然。成大學生社團零貳社成員林易易,15日晚間1056分,在臉書貼出王文霞發言全文。為使讀者完整了解王文霞的說法,以下將其發言全文刊出:

2014/01/15
校務會議歷史系王文霞教授發言逐字稿

歷史系代表王文霞:

校長,各位校務代表委員大家好,我已經數次被點名要出來講話,其實,整個會議的流程看過來,感覺上,我們的歷史教育真的非常的失敗,我們的學生大部分都已經不讀歷史了,原因是我們通識教育裡的歷史跟公民已經合成一個學科了,所以我經歷這兩次會議發現,我們討論一直是糾纏在這些技術性或者程序性的問題上面,但是我們好像都沒有碰到問題的核心點。

在這個地方,對於剛剛老師有提到,南榕廣場簡短介紹的說明裡面,他其實不符合歷史事實的部分非常的多,除了剛才警方有沒有火攻雜誌社,是個需要檢驗的事實,另外有一個是,這裡有一段敘述是:感念南榕學長的犧牲及努力,台灣才有今日的自由民主。這個邏輯的推演,如果稍稍讀一點台灣歷史的話,特別是在台灣民主發展歷史過程裡面,我們可以看到,有太多其他對台灣民主發展奮鬥的人物,有太多的人他們在實質上對民主的制度或者社會運動、民主觀念的推廣,都比鄭南榕做的更多更多。

第二點,我想表達一下自己的想法,因為我一直在教歐洲1920世紀民主政治的發展,從世界史的眼光來看,自由和民主的發展過程,那他其實有很長的經歷,台灣突然有台灣自己的特殊情境,但是,我一直覺得台灣的教育和學生們,或者一般民眾對於真正民主的精神,其實並不夠理解。

比方說我們現在要用一個鄭南榕的作法來做為代表言論自由或民主精神,那其實我來分析一下我自己的看法,就是在追求自己理念的過程裡面,任何一個生命生存的時代會面臨很多的挑戰跟困難,可是我們在面臨生命的困難,我們不能克服的時候,就以死來解決問題,這種方式其實是一種暴力的方式,這個暴力的方式一方面反映了他逃避問題,一方面反映他是沒有能力去處理他命運裡面面臨的挑戰的。

所以從一個我們要鼓勵人文教育,我們要鼓勵年輕人面對生命各種災難時候的奮鬥精神,就像我們在看台灣民主運動,這些民主鬥士到底做了什麼?他們的行為貢獻、對社會實質產生的成果,那個才是我們應該去效法和模仿的,而不是說,不符合我的意的時候就死給你看,是不是女朋友不理我了就跳樓,爸爸不給我錢我就去殺爸爸要不然我就自殺,所以這個核心價值......

我還要講一個基本概念,所謂民主自由核心價值,不是你的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而是對生命的尊重,任何民主和自由的核心都是因為要尊重所有生命,他可以充分地實踐自我,去施展他的潛力,所以才出現了配套措施,我們沒有人去讀法國大革命的歷史,我們也沒有去讀了人權宣言,所以我們也不曉得什麼叫自由和民主,鄭南榕的作法對我來說是完全違反自由和民主精神的,因為他是害了他自己的生命,任何對生命的傷害,都是絕對違反自由和民主精神的。

所以呢在這個地方我還要舉一個例子,他很像炸彈客嘛!很像伊斯蘭的自殺炸彈客,因為不合我意的時候我就去死,或者你們陪著我死,那在高教體系裡我們要教育小孩,是面對生命的挑戰和磨難,而不是很篤定的說因為我的理念,我這樣壯烈的犧牲,所以我希望後面的人都來紀念我。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4/new/jan/17/today-fo1.htm?Slots=T

2014-1-17

諷成大校長 南榕廣場出現花圈

〔記者孟慶慈、黃文鍠、李欣芳、曾韋禎、王俊忠/綜合報導〕成大新闢設廣場命名,學生票選最高票是「南榕」,但校務會議前天卻決定「廣場不命名」,引爆政治爭議,廣場昨出現諷刺校長黃煌煇的誌慶花圈。學生會、學生社團今天中午也將在南榕廣場發表公開聲明,反擊日前校務會議中部分師長對學生的不實指控,並排出「南榕」二字,宣示學生的立場。

促正名「南榕廣場」 學生會持續抗爭

成大學生會權益部部長張書睿表示,他們將努力維持氣勢,抗爭到四月七日鄭南榕殉道日,最終目標是讓廣場正名為「南榕廣場」。

由於成大校長黃煌煇前天戲稱,廣場叫什麼都行,也可叫煌煇廣場。昨天上午廣場就出現四個「黃煌輝廣場」落成誌慶花圈,雖然花圈用「輝」字而非「煇」,但花圈下方還有黃煌煇KUSO照片,「黃黃灰」拿著一把手槍,下方寫著「南榕風暴」,上方寫著「把成大變成我的遊樂場」,明顯是在諷刺黃煌煇。

花圈不久就被撤掉,究竟誰放誰撤、無人知曉,有傳言是民意代表的傑作;成大學生社團「零貳社」成員林易瑩說,不論是誰放的花圈,都代表愈來愈多人重視此事件,不認同校方做法;希望學校不要再自我欺騙。

成大大三學生楊曜徽說,命名事件始末,學校的做法與態度讓人感到好笑,換個角度來看,原本很多學生不太清楚「鄭南榕」,但學校否定投票結果的做法,反而讓學生想多了解「鄭南榕」,「校方真是用心良苦推動民主教育」。

蘇:校方強行否決 民主最壞示範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也批評成大校方以有「政治意涵」強行否決多數人的主張,是民主教育的最壞示範,他呼籲校方以開放的心態來看待學生投票的結果,接受「南榕廣場」的命名,讓這次的紛擾與爭議有好的結果。

成大昨則表示,感謝蘇主席對成大校園事務的關心,校方尊重學生社團對廣場命名活動的結果, 也依成大的校園空間命名作業要點規範程序, 經主管會報通過提交校務會議討論,校方尊重校務會議的決議。

民進黨立委李應元說,即使是國民黨執政的台北市,也把鄭南榕當年自焚的地方命名為「自由巷」,成大居然不敢讓新廣場依學生的票選結果,命名為「南榕」,教育部也應檢討校長黃煌煇是否適任。

校友王定宇:王文霞屁教授唸屁書

成大校友、南市議員王定宇昨表示,關於成大校區廣場命名爭議,他尊重成大師生校內自主。但成大教授王文霞把爭言論自由自焚的鄭南榕類比為女友不理就跳樓、爸爸不給錢就殺爸爸或自殺,甚至類比為炸彈客,真是大錯特錯,「屁教授唸屁書」!他要求王文霞公開道歉,成大校方也應就此表態,否則事端恐會擴大。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4/new/jan/17/today-fo1-2.htm

2014-1-17

成大告訴我們的事

記者鄒景雯/特稿

十五日,真是煌煇的一天。煌與煇在《說文解字》上是同義字,簡單說,就是加倍光明。煌煇校長個人,成功地透過校內程序封殺了校園民主,他一定感到前途一片光明。對於台灣社會來說,成大這個實踐告訴了我們許多事,如果過去的我們基於各種不同理由,無所謂於眼翳遮目,那麼今後肯定會有更多的人明白:如何我心如炬、時時驅散黑暗的民主警醒,有多麼重要。

在成大發生的事,清大前些時早有若干示範,也可能每天以不同的形式在各大學上演,只是沒有鬧大。成大這個案例的特殊在於,它是學校行政單位主動提供了一個號稱是學生票選的機制,但校方設計了一個最後收攏的機關,來做以下示範:

一,大學廣場這學習、休閒的場域,其命名要經過政治立場的審核,甚至程度低階到意識形態都談不上,展示的是政黨繼續指導大學的事實。二,再多的學生意見,結論要由少數教師裁奪,這標舉的是權力關係。三,閉門的校務會議,本質就是一場由煌煇校長自訂誰可講話的遊戲規則,再由王文霞等多位教師嫻熟操弄反動的修辭(他害了自己的生命,絕對違反民主與自由的精神,真是經典),所完成的大合唱。這曲目早已選定,當然不許「異音」刺耳發出。

從這個視角觀看,這種奪理而不講理,只是經由鄭南榕所代表的獻死反抗,在成大的特異時空下爆發。因此「南榕」不是真正的重點,認不認識鄭南榕也不是關鍵,最大的恐怖是這種「難容」的怯懦在今天的台灣依舊猖狂,而且由所謂的知識份子以暴戾的方式執行得這麼自然。

成大的「鳥籠民主」,就是反民主。這種鳥籠模式,如果台灣社會不集體以類罪行的規格提出譴責,它,就可能今後肆無忌憚地「適用」在任何他們所圈選的「非我族類」身上,只要你不符合他們所設定的政治正確,即使你是多數也沒有用,因為這些少數人由於大家的默許掌握到了判定是非的權力。 

http://www.nownews.com/n/2014/01/16/1090995

成大新廣場命名 校方不愛「南榕廣場」乾脆不玩了

2014年 01月 16日  10:18

記者葉立斌/台北報導

成功大學新廣場命名案,原本學生提名的南榕廣場(引自台灣民主鬥士鄭南榕)卻意外遭受校方反對,引發全校學生一片譁然,最後校方決定不命名了。而在校務會議,有教授引用引用1989年,媒體對「鄭南榕自焚」的報導,說出「鄭南榕很像伊斯蘭的炸彈客」這樣的驚人之語,遺孀葉菊蘭與鄭南榕基金會對此嚴正譴責。

日前,成功大學校方委託班聯會辦理新廣場命名活動,在3千餘人投票後,南榕廣場以900餘票奪冠。但因命名結果須送校務會議決定,引發零貳社等學生社團不滿,認為校方不願承認投票結果。其後,有學生在網路上爆料,指稱南榕廣場這名字不被校方接受,可能撤換,引發成大學生會反控校方。其後,成大校長黃煌煇出面說明,但無清楚說明命名方式。在多日糾紛後,校務會議以70比21票來取消新廣場命名,以後這個廣場,大家愛叫什麼,就叫什麼。

對此,葉菊蘭接受平面媒體採訪時,對這些發言表示痛心。鄭南榕基金會發表聲明表示,樂見民主教育在校園茁壯,並期許大學能繼續培育學生民主素養,對於命名一事未多作說明,僅譴責某教授對鄭南榕的指控。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0118/35587963/ 

蘋論:王文霞道歉太輕浮 

2014年01月18日 

成大教授王文霞以炸彈客來形容鄭南榕,終於在千夫所指之下被迫出來道歉,聲明裡強調她是從「教育和尊重生命的角度來看待鄭南榕事件」、「要年輕人思考如何面對各種磨難與挑戰」。作為一個熟悉西方政治思潮的劍橋大學歷史學博士,王文霞的道歉來得太遲,也沒有絲毫厚度,顯示她對於台灣的威權轉型歷史毫無謙卑敬謹之心。 

求言論自由以身殉道 

鄭南榕是誰?身為高中歷史課程綱要委員的王文霞不可能把他放進高中歷史課本,所以多數的年輕學子自然不會認識他。在少數曾熟讀這段歷史的人心中,鄭南榕當年以身殉道,用自焚這種最痛苦的方式要突破戒嚴網羅,追求台灣人百分之百言論自由;但在當年統治者形塑的宣傳裡,他卻是「恐怖份子」,甚至是「精神病患」。
這兩種說法同時存在台灣的社會裡,很少人去整理,也不願去評價。談到台灣當年的戒嚴歷史,有人會去緬懷清廉正直的財經官員,卻從不願爬梳當年的戒嚴統治怎麼迫害當時人民的生命與自由;要不,就是一句簡單的道歉帶過,要台灣人民「往前看」,跟過去的歷史「和解」。問題是,連那段被迫害的歷史都交代不清,你要這些曾被迫害的人跟誰「和解」?要怎麼「往前看」?對台灣人來講,這儼然是一段斷裂的歷史記憶。
於是,你會看到馬英九總統一下子在二二八或白色恐怖受難者紀念會中向受難者家屬致哀道歉,兩個月後又跑到桃園慈湖或頭寮,在當年的戒嚴統治者面前主祭落淚,搞得所有人精神錯亂。在野的民進黨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在長達8年的執政時期,所謂的轉型正義工作做得離離落落,甚而以此作為政治鬥爭的工具,鄭南榕甚至無法得到這社會最起碼的一致評價,台灣更錯失進一步民主鞏固的契機。
 

集體遺忘戒嚴抗爭史 

作為一個大學歷史教授,王文霞在成大校務會議的發言,顯示台灣社會對那段戒嚴抗爭史的集體遺忘,而遺忘不會帶來真正的和解與原諒。
如果王文霞真的想道歉,就接受鄭竹梅的邀請走一趟鄭南榕紀念館吧!在那裡,為鄭南榕早逝的生命真心惋惜,也帶領台灣人民再次審視那段被有意無意忽略的抗爭史。而這一切,無關黨派,更無關統獨,而是為了告訴台灣人,我們現在所擁有的言論自由是得來何其不易。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40117/11608423.html 

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為發言再度道歉 

大成報 (2014-01-17 15:53) 

【記者郭英斌/台南報導】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在校務會議中發言,引起多方不滿,第二次對自己發言傷害鄭南榕先生遺屬葉菊蘭女士及鄭竹梅小姐表達誠摯的歉意。
王教授說,校務會議中因時間有限,無法完整表達個人因素,因此引起社會紛擾再一次表示抱歉,並發布公開道歉聲明,希望此一事件能夠獲得鄭先生家屬及社會大眾諒解。
道歉聲明全文如下:
1. 這次在成大校務會議對鄭南榕先生的發言引起社會紛擾,也傷害了鄭南榕先生家屬葉菊蘭女士、鄭竹梅小姐,我願意表達誠摯的歉意。
2. 在校務會議中,很短時間的發言限制下,無法完整、清楚表達我的所有意涵。我的談話原本在舉例說明當面對生命困境的時刻,應更珍惜生命,渡過難關,並非將鄭南榕先生與炸彈客劃下等號,但因會議發言當下時間倉促,言語跳躍,引喻失義,脫逸出我的本意,引起社會的紛擾,也致上歉意。
3. 我的思考是從教育和尊重生命的角度來看,並未放在政治面向上。在臺灣民主運動發展中,鄭先生和許多人一樣有其不同性質的貢獻,本人都非常尊重,沒有任何詆毀的意思。鄭先生在臺灣民主運動中的貢獻有其一定的定位,本人完全沒有否認鄭先生的貢獻。
4. 對於這次事件的紛擾,本人再次表示抱歉。 

https://tw.news.yahoo.com/離奇死亡-33年來真相未明-215922987.html

離奇死亡 33年來真相未明

作者: 陳文信╱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4年6月15日 上午5:59

中國時報【陳文信╱台北報導】

台灣大學校務會議同意設「陳文成紀念廣場」,紀念33年前離奇命喪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的校友、旅美教授陳文成。當年由於陳多次援助黨外人士的民主運動,案發前夕還遭警備總部約談,此案被視為國民黨白色恐怖時期與林宅血案並列的重大血案。

陳文成命案迄今超過半甲子,台灣不僅已民主化,亦已歷經兩次政黨輪替,扁馬兩任總統也都曾宣示重新調查,但命案真相迄今卻仍未水落石出。

1981年5月,陳文成攜妻子返台探親。7月2日早上遭警備總部約談,晚間離開警總,赴友人鄧維祥教授家。但是他深夜離開鄧家後,並未返家;7月3日清晨,被人發現陳屍於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的草地上。

當時的國民黨政府,起初說他是「畏罪自殺」。但是外界質疑陳文成到底涉了什麼罪時,政府卻又改變說法。

民間有人質疑當時正值美麗島事件和林宅血案後不久,政治氣氛肅殺,警總特務不慎將陳文成刑求致死,為了掩飾罪行,製造自殺的假象,才將他的屍體陳屍台大,並宣稱是自殺案件。

為了追究陳文成命案真相,陳在美國大學任教的同事狄格魯教授及病理學家賽瑞爾.韋契特,當年事發後專程赴台審視屍體。返美稱陳文成在生前並未遭到刑求,但其死因並非自殺,而是謀殺。這個說法讓案情更加啟人疑竇,甚至引發台美之間的政治角力。

當年美聯社因為在報導中用了「驗屍」而非「審視」,形容賽瑞爾.韋契特對陳文成遺體的調查。引起時任新聞局長宋楚瑜不滿「損害國家主權和法律尊嚴」,新聞局要求更正不果後,吊銷美聯社記者採訪證,還因此引起國際媒體軒然大波。

只是,多年來歷經政黨輪替及司法、監察等單位調查,此案迄今仍未能追出真相。

創作者介紹

心的風小站

艾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